超准一尾中特规律
您的位置: 首頁 > 周刊 > 財經 > 互聯網金融

智能投顧互聯網金融新糖衣

出處:互聯網金融周刊 作者:岳品瑜 劉雙霞/文 張彬/制圖 網編:朱先鋒 2016-05-22

“線上的私人銀行”、“機器人理財”……繼P2P之后,金融與科技又結合出了一個新名詞“智能投顧”。北京商報記者注意到,近期有多家互聯網金融平臺發行了智能投顧產品,在這些平臺看來,智能投顧將成為互金行業的下一個風口。但事實是否有想象美好?在分析人士看來,國內的智能投顧現在還處在概念階段,更多是針對不同客戶類型的資產配置,談不上智能投顧。除此之外,合規性問題以及亟須轉型的利差盈利模式也是擺在這些平臺面前的兩大挑戰。

扎堆背后僅停留在概念階段

近期國外的智能投顧風開始吹向中國,引發不少互聯網金融平臺紛紛跟風,據不完全統計,目前國內已有十多家互聯網金融平臺及金融科技公司有智能投顧工具,但不少分析人士認為,目前國內的智能投顧仍停留在概念階段。

“智能投顧”,也叫機器人投顧、智能理財,主要通過電腦代替人工投資理財。優點是成本低、無情緒性嚴格執行策略和海量信息中快速決策。

在業內人士看來,面對繁多的金融產品、金融工具,其實很多用戶是無從選擇的。金融科技的出現,正在改善這一現象。比如在美國興起,并已經引入中國的機器人理財,就是通過科技創新,降低金融服務門檻,改善金融體驗的一種實踐。目前看來,這種實踐代表著未來金融的一個發展方向。

國內的智能投顧市場到底處在一個什么樣的真實境況呢?北京一家互聯網金融平臺日前推出的智能理財主打“固定+浮動”雙收益模式,產品投資期限分為1天、7天、2個月、6個月四檔,用戶的資金一部分用于投資固定收益類理財產品,一部分投資于收益相對較高的高風險類產品,如股票期權等。

北京商報記者在該平臺的App上自主選擇投資組合,投資混合定制1天期年化收益率為2%-24.5%的產品,其中固定收益產品占比為99.39%,標的為貨幣基金,而浮動收益部分僅占比0.61%,配置資產包括一個看跌期權,2個看漲期權。而北京商報記者通過嘗試多個理財組合后發現,無論風險偏好大小,客戶可選擇的理財組合中固定收益類資產均占到90%左右。

另一家互聯網金融平臺也標榜自己為一站式大眾(理財)資產配置平臺,據其官網顯示,該平臺的定期資產組合有1月、3月、6月、1年4個期限,年化收益率在7.5%-9.5%。由P2P的小微信貸、消費信貸、貨幣基金等8種資產構成,而事實上是把17個平臺的不同資產進行了一個打包組合。

一家主打“智能算法定制組合”理念的互聯網金融平臺則通過測試投資者的婚姻狀況、社會角色、收入支出情況、可接受的投資損益程度以及理財目的、理財目標等,對投資者的風險偏好進行分類,之后決定資產的配置比例。但該平臺的資產主要有偏股型基金、貨幣基金以及純債基金,較為單一。

網貸之家首席分析師馬駿表示,智能投顧現在還處在概念階段,更多是針對不同客戶類型的資產配置,談不上智能投顧。智能投顧一定要實現對細分產品的量化,美國的智能投顧市場是有一個龐大的ETF市場,目前中國ETF市場份額很小,可選標的非常少,所以說目前中國并沒有智能投顧發展的土壤,更多是一種概念上的炒作。

真融寶董事長吳雅楠表示,目前很多智能投顧平臺的資產多數是非標資產,未來需要轉變為標準資產,這也是這些平臺的一個挑戰。因為未來3-5年,非標資產可能都消失了,都變成標準化的產品了。

合規性問題待解

不同于單純的網貸平臺,也與一站式金融超市平臺不同,做智能投顧的平臺主要是把資產做個組合,打包成一個產品,提供給一些不知道如何選擇的投資者。這個資產包涉及面較廣,包括各類基金、P2P資產、期貨、期權等。

由于國內屬于分業監管模式,不同的資產對應的又是不同的監管層,又加上是純線上的平臺,不少業內人士直言,對于這個行業的監管難度確實較大。

吳雅楠表示,從國際上看,目前金融監管體系十分完善的美國也沒有對智能投顧平臺建立一個監管體系。通過線上的方式如何進行代客理財,風險怎么鑒別,出現問題誰來承擔責任,都沒有定論。從國內來看,目前監管層也沒有對處于一站式以及類資管的平臺發布相應的監管細則,平臺也在和監管層進行溝通,希望能給備注的文件。

零壹研究總監李耀東直言,目前業務的合規性缺乏監管指引和參照條例,面臨著一定的監管不確定性。資產端的混業經營導致其合規問題涉及不同的監管機構,增加了監管的難度。

由于缺乏監管,智能投顧平臺面臨的核心問題在于資金池問題、公眾化風險問題以及風險溢出問題。

吳雅楠表示,對于做智能投顧的平臺而言,有兩個監管底線不能碰,一個是資產池,一個是自融。平臺必須做好信息披露工作,由于投資者的資金是分散到不同的資產中,因此要做到資金和資產一一對應,將投資者購買的具體資產以及所占的比例及時披露,這樣能保證平臺不涉及自融,投資人也知道資金的流向。

利差盈利模式需轉型

傳統資產管理公司的收入主要是通過資產管理費,目前來看,多數智能投顧平臺主要通過利差轉為服務費的盈利模式,這種盈利模式也亟須轉型。

一位智能投顧平臺負責人向北京商報記者表示,他們目前主要是通過將資產端和投資端的利差轉變為服務費的模式。“資產包的利率與投資人的利率有一個利差,平臺會轉變為服務費,這個也是我們目前的收入模式。”該負責人說道。

但這種薄利模式對于智能投顧平臺而言,可能難以持續。“智能投顧平臺其實具有較高的門檻。首先,要組建一支兼具金融和IT背景的團隊;其次,要有較強的資產管理能力,具有篩選、判斷、重新組合資產的能力以及大數據處理能力。平臺要想在這個市場中立足,引入人才方面、研發方面以及市場開發方面的投入并不會少。”一位行業分析師分析道。

“未來我們將可能采取超額收益分成的方式。”上位智能投顧平臺負責人表示。

李耀東認為,目前國外的智能投顧平臺,收入主要來源于資產管理費,在國內收取管理費的路子能不能走通,還需要摸索。如果采用收交易傭金的方式,確實可能帶來道德風險,這方面需要平臺的資產透明、費用透明,能讓投資人享有充分的知情權。

麥肯錫中國互聯網金融業務負責人方溪源表示,對于平臺而言,需要提前設計好盈利模式和路徑,切忌無的放矢。絕大多數互聯網理財平臺怕向客戶收費,認為互聯網邏輯就是先讓利獲客,再相機而動。但是在理財領域,尤其針對有一定投資經驗和財富基礎的富裕人群,這樣的思維恐怕是行不通的。這里的關鍵詞是“物有所值”。如果平臺能夠提供差異化的服務和投資建議,為客戶帶來極大的便利性和優越的投資回報與風險組合,那么自然有能力打造多元化的盈利模式,而不是僅僅依賴于交易與產品銷售傭金。

北京商報記者 岳品瑜 劉雙霞/文 張彬/制圖

超准一尾中特规律 3d带连接线走势图彩宝网 欢乐三公手机游戏 pk10万能倍投计算器 k频道在线精品视、频道 猜大小单双技巧 波音平台线上娱乐网址 亿人娱乐 下彩网彩票 时时彩 中国体育彩票网 大家乐服务员上班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