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准一尾中特规律
您的位置: 首頁 > 新聞 > 上市公司

控股股東股票遭凍結 *ST康得后院起火

出處:上市公司 作者:劉鳳茹 網編:段躍 2019-06-21

深陷債務危機、122億元資金去向謎題未解、暫停部分業務……這是*ST康得(002450)的現狀,如今又掀起了內斗風波。6月20日晚間,*ST康得發布公告稱,公司董事會決定凍結控股股東康得投資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康得集團”)及其一致行動人的股票。而面對高喊“挽救上市公司”口號的控股股東康得集團,6月20日凌晨,*ST康得董事肖鵬、侯向京二人曾公開回應稱決不讓大股東掏空上市公司。短短4個月的時間,從和睦到反目,*ST康得現任管理層與康得集團之間的故事頗具戲劇性。

董事會欲凍結康得集團股票

繼*ST康得董事肖鵬、侯向京通過公開表態對康得集團予以反擊后,*ST康得董事會再出手,圍繞*ST康得現任管理層與康得集團之間的矛盾再升級。

6月20日晚間,*ST康得發布公告稱,公司當日召開第四屆董事會第六次會議,審議通過了《關于公司限制康得投資集團有限公司股東權利的議案》。鑒于康得集團存在非經營性資金占用及信息披露違規行為,根據有關法律及《公司章程》第39條規定,公司董事會決定依法凍結康得投資集團及其一致行動人的股票,依法限制其相關權利,同時責成公司管理層依法提起司法凍結程序。

值得一提的是,*ST康得董事余瑤對《關于公司限制康得投資集團有限公司股東權利的議案》投下反對票。余瑤認為,董事會無權自行決定是否凍結實際控制人股份。根據公司《公司章程》相關規定,議案相關部分表述為向司法機關提出申請。

而在6月20日凌晨,*ST康得通過微信公眾號發布題為《致康得新公眾股東書》的文章,該文章的署名為肖鵬、侯向京。文中,肖鵬、侯向京聲稱,“在我們剛剛要對大股東侵占行為依法采取懲戒措施的時候,即發生了大股東提案罷免事件”。

事件始于二人遭康得集團提請罷免。6月19日,*ST康得披露的公告顯示,6月17日公司收到康得集團《關于召開康得新復合材料集團股份有限公司2019年第二次臨時股東大會的函》,并審議關于提請股東大會免去肖鵬董事職務、免去侯向京董事職務的議案以及提名王德瑞、王筱楠、梁振東為公司獨立董事的三項議案。

面對康得集團的提請罷免,肖鵬、侯向京還表示,“將充分利用法律法規賦予我們的權利,決不讓掏空上市公司的大股東、實際控制人繼續把持公司為非作歹”。

“反目”背后

實際上,肖鵬、侯向京的上位離不開康得集團的支持。*ST康得2月28日披露的2019年第一次臨時股東大會決議公告顯示,公司第四屆董事會當選的非獨立董事為肖鵬、余瑤、侯向京、紀福星。3月1日,*ST康得召開第四屆董事會第一次會議,全體董事一致選舉肖鵬出任公司新一任董事長,聘任侯向京擔任公司副總裁。

現如今,雙方卻站在了對立面。6月19日,康得集團在官網發文稱,*ST康得現任管理團隊及現任董事會分別于2019年1月29日及2019年2月27日履職上市公司,至今4個月有余,現任團隊在引入戰略投資人及資金、改善公司經營狀況等核心工作目標方面均未有所進展。通過此次董事會改組,為上市公司配備更優化的資源,從而實現幫助上市公司盡快走出困境。

從康得集團的表述中看出,雙方的矛盾緣于引入戰投。北京商報記者從知情人士處獨家獲悉,“當時肖鵬進來,確實獲得大股東力挺,為了改善企業管理,也是替鐘玉解決當下的困境。其中肖鵬負責管理,侯向京則帶負責資金進入進行戰略投資。不過,肖鵬、侯向京進來以后發現和之前所說的情況并不一樣,因此肖鵬、侯向京進來后公司也并未獲得資金上的任何幫助”。

知情人士還透露,此次罷免,并不只是康得集團本身因素,實際上是兩大債權人在背后操作。該知情人士具體談到,“無論是*ST康得還是康得集團目前沒有實際意義上國資、民資的戰投。由于*ST康得資金流動出現問題,公司的兩大債權人,即具有國資背景、國資成分的兩家銀行希望通過債轉股方式入主公司,同時還將帶入大量的啟動資金,而兩個債權人也對*ST康得現任的管理團隊進行了解,發現現任管理團隊并沒有履行義務”。

“現行債權人認為肖鵬、侯向京待在董事會還有別的因素,因此兩大債權人想與康得集團合力把肖鵬、侯向京清出董事會。而2018年年度的股東大會上,康得集團投下所有的反對票,都是委托兩大債權人進行投票。”知情人士如是說。

利空消息不斷

自今年1月,*ST康得10億元債券違約事件引起了連鎖反應,負面消息接連不斷。深陷債務危機的*ST康得,被迫暫停部分業務。*ST康得決定自2019年5月31日起暫停部分面向長期布局的業務和部分盈利狀況不佳的業務。據了解,公司*ST康得暫停業務涉及的部門為預涂膜部門和裸眼3D部門,其中公司下屬子公司張家港保稅區康得菲爾實業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康得菲爾”)和張家港康得新光電材料有限公司的K3產線暫時關閉。

*ST康得的K3產線隸屬于裸眼3D部門,裸眼3D部門是公司面向長期布局的一項業務,其中K3產線是裸眼3D行業最高端的一條產線。數據顯示,康得菲爾2018年營收約9.11億元,占公司總營收的9.95%,K3產線2018年營收為5535.42元,占公司總營收的0.00006%。

5月20日晚間,*ST康得發布公告稱,全資子公司KDX Europe R&D因無法支付到期債務,依據德國當地法律規定,于當地時間2019年5月8日向當地法院遞交了破產申請,法院已受理。近日,*ST康得境外的全資公司智得卓越企業有限公司被債權人向英屬維京群島當地法院申請清盤。

負面消息著實給*ST康得股價帶來了很大壓力。作為曾經的白馬股,自2010年上市以來,*ST康得股價最高漲幅近10倍,并在2017年創下歷史新高26.67元/股(前復權),彼時*ST康得的市值接近千億元。截至6月20日收盤,*ST康得報收2.55元/股,總市值僅為90.3億元。東方財富統計數據顯示,年初以來,*ST康得的股價已跌去六成之多。

此外,*ST康得一名員工表示,“自己已經5個月沒有發工資,公司很大一部分員工薪資停發3-5個月,部分一線工人有的停發了一個月的薪資,公司此前員工持股也是一拖再拖”。投融資專家許小恒坦言,目前情況下,如果*ST康得管理層與大股東長期處于僵局階段,對于*ST康得的未來戰略發展極其不利。北京商報記者 劉鳳茹

本網站所有內容屬《北京商報》社所有,未經許可不得轉載。 商報總機:010-64101978 網站熱線:010-64101986

商報地址:北京市朝陽區和平里西街21號 郵編:100013 法律顧問:北京市匯佳律師事務所(010-64097966)

ICP備案編號:京ICP備08003726號  京公網安備110105010335號  京新網備:2010006號

超准一尾中特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