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准一尾中特规律
您的位置: 首頁 > 新聞 > 產經

馮鑫“墜落” 暴風何去

出處:產經 作者:石飛月 網編:尹文武 2019-07-29

3333

馮鑫是暴風集團創始人、董事長兼CEO,暴風梧桐資本董事長兼CEO,暴風體育董事長,暴風魔鏡董事長。

數據來源:天眼查

曾任北京金山軟件市場渠道部經理、市場總監、毒霸事業部副總經理,

2005年底創辦北京酷熱科技公司;

2007年,馮鑫出資收購“暴風影音”播放軟件,組建北京暴風網際科技有限公司。 

本來就麻煩橫生的暴風集團,如今又攤上了事。7月28日晚間,暴風集團發布公告稱,公司實際控制人馮鑫因涉嫌犯罪被公安機關采取強制措施。盡管暴風集團稱經營情況正常,但一年來,該公司各種危機層出不窮,從員工欠薪到廣告業務銳減,再到各種拖欠貨款,內憂外患讓這個昔日的“股王”風光不再。而此后,失去領頭羊的暴風或許更加難以為繼。

33

靈魂人物

暴風集團發布的公告顯示,馮鑫因涉嫌犯罪被公安機關采取強制措施,相關事項尚待公安機關進一步調查,截至目前,公司經營情況正常。公司管理層將加強管理,確保公司的穩定和業務正常進行,同時,公司將制定相應工作管理辦法及應急預案,最大限度保障公司各項經營活動平穩運行。

在微博上,馮鑫最新的更新日期為6月5日,還有報道稱,馮鑫朋友圈最新更新日期為7月15日。北京商報記者就馮鑫被采取強制措施的具體原因聯系到暴風集團相關負責人,截至發稿,對方未做出回復。

作為暴風集團的靈魂人物,馮鑫在該公司兼任數職。天眼查數據顯示,馮鑫是暴風集團創始人、董事長兼CEO,暴風梧桐資本董事長兼CEO,暴風體育董事長,暴風魔鏡董事長。

在暴風集團之前,馮鑫曾任北京金山軟件市場渠道部經理、市場總監、毒霸事業部副總經理,在金山系列產品的推廣、銷售中發揮重大作用;2005年底創辦北京酷熱科技公司;2007年,馮鑫出資收購“暴風影音”播放軟件,組建北京暴風網際科技有限公司。

在馮鑫的帶領下,暴風集團股票曾經被稱為“妖股”。而暴風影音也曾是視頻播放器行業中的佼佼者,因為定位準確,暴風影音成功取代了VCD,正式從CD時代進入到了播放器時代。

暴風集團于2015年3月上市,其虛擬現實的故事得到了追捧。上市后一路飆升,創下了兩個月37個漲停的紀錄,市值最高時一度超過400億元,馮鑫本人的賬面身家也超過百億元。上市55天后,在北京首享科技大廈里,馮鑫曾在接受媒體專訪時表示,“上市之后,我回答得最多的兩句話:一句是運氣好;另一句是有好運氣要好好地使用它”。

但當年,暴風業績骨感,不僅發布了10次“股票交易異常波動及風險提示公告”,并在上市后交出一份虧損的“成績單”。當時的暴風科技表示,主要原因是虛擬現實業務處于早期大規模投入階段,導致公司一季度整體虧損。

業務蕭條

事實上,如今不僅是馮鑫本人,暴風集團也處于諸多危機之中。

天眼查風險顯示,此前暴風集團被列為被執行人80次,被上海、北京等地法院列為老賴6次,股權凍結1次。1月25日,有媒體報道稱“自2019年1月3日-11日,暴風集團悄然增加了十幾條被執行人信息”。當時暴風集團回應稱是由于公司與離職員工的勞動糾紛導致的,涉案金額合計69.04萬元。幾天后,暴風集團又表示與案件申請人的勞動糾紛已解決,法院已陸續解除執行措施。

3月,暴風集團再次因為勞動人事糾紛被列入被執行人名單,生效法律文書確定的義務為“支付工資1.2074萬元”,被執行人的履行情況為“全部未履行”,失信被執行人行為具體情形為“違反財產報告制度”。

近日網上出現的兩份執行裁定書顯示,暴風集團旗下已經沒有可供執行的財產。北京市海淀區人民法院已經終止關于暴風集團的2樁案件執行程序,將其納入失信被執行人名單,“發現被執行人可供執行財產的,可以再次申請執行”。

值得注意的是,在今年5月8日晚間,暴風集團曾發布公告稱,光大浸輝、上海浸鑫對暴風集團及馮鑫提起“股權轉讓糾紛”訴訟,請求法院判令公司向光大浸輝、上海浸鑫支付因不履行回購義務而導致的部分損失6.88億元及該等損失的遲延支付利息(暫計至今年3月3日為6330.66萬元)。今年3月,馮鑫曾因合同糾紛被法院采取限制消費措施。

諸多麻煩背后,是暴風集團難以言說的業績和經營情況。目前,暴風集團的主營業務為互聯網視頻業務以及子公司深圳暴風智能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暴風智能”)的互聯網電視業務。

雖然暴風影音曾火爆一時,并占據了大部分市場份額,但如今已淪落到視頻行業的第三梯隊;而暴風TV也未能翻起多大的浪花來。2018年中,馮鑫接受采訪時表示,他的目標是2018年暴風TV賣出200萬臺,到2019年,就能進入大規模盈利的狀態。但是根據暴風集團此前的公告,暴風智能電視2018年銷量只有約70萬臺。

2019年上半年,暴風集團預計虧損2.3億-2.35億元。2018年度公司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資產0.24億元,公司存在2019年上半年歸屬上市公司股東凈資產為負的風險,其股票或將被終止上市。與此同時,暴風集團引以為傲的股票早已跌到谷底,最高369億元的市值也已經縮水至20.76億元。

前路難走

眼見他起高樓,眼見他樓塌了,暴風在諸多因素的交織中衰落下去。

以視頻業務為例,“當時為了上市,在其他視頻軟件都在自制網劇、買版權時,暴風還在搞免費網絡下載,進而失去了核心競爭力,暴風影音的用戶開始大量減少,廣告收入自然下滑”。有業內人士說。

“生買版權,生把錢消耗掉,這個不是我們(暴風影音)能熟悉的戰場。”馮鑫曾在接受媒體采訪時說。

但隨著移動互聯網的火爆,各個視頻網站紛紛推出自己的App端,暴風用戶被分流,沒有獨家內容難以有會員以及廣告收入。

數據顯示,2015年,暴風廣告收入為4.6億元,到2016年暴風廣告收入僅增長25%到5.8億元(同期愛奇藝的廣告增長為66.2%),2017年則下降了26%,至4.28億元;到2018年,這一數字暴跌了66.74%,至1.42億元。

而談到電視業務,家電分析師梁振鵬認為,彩電市場本身已經連續兩年萎縮,暴風TV更是在2018年大打價格戰,導致虧損加劇,影響了健康發展。“暴風TV的生產銷售規模遠遠沒有達到彩電行業的盈利平衡點。”

產經觀察家丁少將則指出,從根本上說,暴風的問題和此前的樂視很相似,那就是缺乏自我造血的能力,而業務線太長,資本市場一旦有變,現金流斷檔,業務就格外脆弱。

失去馮鑫,暴風集團更是雪上加霜。沒了領頭羊,暴風集團未來將走向何方?

“如今看來,暴風很難扭轉困境,電視、VR、體育等業務都很難規模盈利,虧損持續,在失去領導人之后,融資通路基本喪失,未來或通過出售資產、業務重組來渡過難關。”丁少將坦言。

作為同是互聯網視頻起家的企業,暴風集團與樂視曾經的擴張路子何其相似,但都沒有成功建造起“生態帝國”,市值都經歷了大起大落;作為老鄉,馮鑫與樂視創始人賈躍亭都被列入“老賴”名單。如今看來,若是沒有強有力的挽救措施,暴風有可能走上樂視的老路,最終分崩離析。

北京商報記者 石飛月/文 圖片來源:CFP

本網站所有內容屬《北京商報》社所有,未經許可不得轉載。 商報總機:010-64101978 網站熱線:010-64101986

商報地址:北京市朝陽區和平里西街21號 郵編:100013 法律顧問:北京市匯佳律師事務所(010-64097966)

ICP備案編號:京ICP備08003726號  京公網安備110105010335號  京新網備:2010006號

超准一尾中特规律 双色球走势图投注 投必中app 北京pk10 4码倍投方案 赌大小规则 必富娱乐是不是倒闭了 赌龙虎技巧 二人麻将技巧之猜牌技巧 名人登录注册 双色球选号技巧与经验 pk10冠军选号方法